浙江麻将怎么玩

中興高管爆料!這是一場任正非渴盼已久的戰爭!不是備胎那么簡單

發表時間:2019/5/27   來源:新華要參   作者:
[導讀] 近一年多來我一直對他有一個越來越感到驚詫不已的判斷,他為今天這一場可稱為是曠世決戰已經作了太長時間的精心準備和巨大的投入,到今天華為是在急迫地期待這一場與美國的主力會戰。他現在絲毫不掩飾他所作的這一長期準備,就是所謂的“備胎計劃”或“B計劃”。

文章有些長,但您花點時間讀完,一定會豁然開朗。原來,這是一場任正非渴盼已久的戰爭,目的就是希望華為潛伏多年的兵團,能夠全部浮出水面,全線出擊,向3000億美元一線目標高峰進發!!

特朗普給華為在全世界做了價值100億美元的免費廣告

特朗普幫助華為免除了1000億美元的供應商主動違約費用

業內資深人士、中興通信原高管江濤透露,這是一場任正非渴盼已久的戰爭!

以下是江濤的披露:

近一年多來我一直對他有一個越來越感到驚詫不已的判斷,他為今天這一場可稱為是曠世決戰已經作了太長時間的精心準備和巨大的投入,到今天華為是在急迫地期待這一場與美國的主力會戰。他現在絲毫不掩飾他所作的這一長期準備,就是所謂的“備胎計劃”或“B計劃”。

事情的內在邏輯其實再簡單不過了。華為今天毫不掩飾它在15年前就開始著手這一計劃,并且宣稱就是幾十年不用備胎,也要堅持做下去。如果真的當備胎接近完善的時候,無論從商業的內在邏輯,還是華為以及海思的雄心來說,誰會相信其甘心讓備胎永遠放在保密柜里而不用,卻永遠花費巨額資金去保持備胎與領先技術的可競爭性?如果真是放在保密柜里,原因只有一個:不是作為備胎卻不用,而是還沒有真正成熟起來、還沒到起備胎作用的程度。芯片如果不進行長期的大量實際應用和磨練是不可能成熟的。我曾與華為海思芯片合作過,是近距離見證了華為海思芯片如何從數字電視領域的機頂盒起步,再次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突然殺入手機領域的。為此,華為自己也采用海思芯片做機頂盒業務,并且長期在美國和印度市場承受了該業務的不賺錢。但不賺錢也好過只開發不應用,至少可以彌補開發人員的成本和費用。當其芯片有能力起到備胎作用的時候,就是任正非硬要想把它鎖到保密柜里,它也會自己忍不住跳出來的。

請讀者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曾經全殲美國通信產業主力軍團,現在已經是全球第一市占率,有18萬博士、碩士、本科精英,富可敵國、銷售額千億美元的華為,你真以為會與伊拉克一樣嗎?

華為無論是系統設備還是手機都屬于產業鏈上的最終產品,芯片屬于其產業鏈上更上游的伙伴。一般情況下,華為不應該過多介入上游產業鏈,因為這樣屬于和上游產業鏈搶生意。華為的上游產業鏈過于龐大,如果一步一步去進行替代上游產業鏈的過程,與伙伴之間會產生嚴重的沖突,這個過程不可能順利進行。因此,如果從一般商業邏輯上來講,華為很難在正常經營環境中一步一步進行全面的芯片替代,從經濟上說也不劃算。

可是,中美之間存在著一個難以回避的“修昔底德陷阱”問題。這一問題未來并不一定會導致軍事的戰爭,卻大概率會帶來一系列激烈的經濟貿易、科技等沖突。任正非正是提前看準了這一點,早就著手準備將這個本來對企業經營來說是極為不利的激烈動蕩,變成一次重大的戰略機遇。



特朗普誤入華為設下的伏擊圈


去年中興事件發生時,我就明言不會讓中興陷入破產的境地。因為目前世界上核心通信企業只剩下4家,如果讓中興破產,事實上會讓相應市場份額大部分并入華為。美國能做出選擇的空間已經非常狹窄了。最后中興事件以一定屈辱的方式結束,給了特朗普和美國政府相應決策者一個極為錯誤的觀念,以為華為也同樣不堪一擊。但今天看來,中興之戰不過是承擔了一個誘敵深入的前哨戰功能而已。

20年前,美國還是世界通信業的領導者,朗訊和摩托羅拉等是世界上最杰出的通信設備和手機提供商。但是短短十多年間,隨著中興華為的崛起,美國通信業已經全軍盡沒,所有通信設備廠商完全退出了競爭。只有新興的蘋果手機還在憑借喬布斯的神力獨撐門面。


不僅是美國,曾經在通信設備領域興旺過的英國(馬可尼)、德國(西門子)、法國(阿爾卡特)、以色列、韓國、日本等全都退出了競爭的行業。很多討論去年中興今年華為事件的人根本就想象不到,今天還有資格在這個領域“混”的國家只剩下三個:中國(華為、中興)、瑞典(愛立信)、芬蘭(諾基亞)。


前不久有一個視頻在網上傳播,特朗普勢言美絕不能失去在5G領域的競爭,不能容許其他國家在這個領域超過美國。他根本就還沒明白,美國早就已經連參與競賽的企業都沒有了,還談什么失不失去競爭的問題,美國是根本連參與競爭的資格都沒有。通信設備業已經高度集中到中國公司手里,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居然膽敢以自己僅存的芯片和操作系統優勢來發起一場決戰性的行動。這明擺著是一種把自己最后一點老本全押上進行的賭命行為。今天的很多人難以想象美國芯片業的巨頭會遭遇破產消失的結局,就如同10年、20年前誰也無法想象通信業的領軍者朗訊和摩托羅拉會破產一樣。但對早已經適應了美國巨頭隕落的人,當聽到高通、博通甚至INTEL這樣的芯片巨頭破產倒閉時,不要感到有任何意外。區別只是,朗訊和摩托只是因為競爭不過而倒下,但高通、INTEL、博通等公司是被特朗普硬生生捆綁起來,送到華為早已設下的伏擊圈一個個成為待宰羔羊的。

通信業的設備商是芯片商的甲方,芯片商是要靠設備商生存的。當設備商完全不具備芯片技術選擇能力時,可以店大欺客。但如果設備商擁有了芯片技術之后,客戶本來就為大,此時芯片一方還想用店大欺客那一套行事,無異于自己砸自己的門店。

如何理解特朗普和任正非


要理解一個人,最好的方式是讀他曾經讀過的書,或他寫的書。理解特朗普不難,看他《交易的藝術》即可。而要理解任正非,你得看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毛澤東的《論持久戰》《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

特朗普《交易的藝術》中說:“我喜歡好大喜功,因為我覺得這不是件困難的事情,既然人們總要思考點什么,為什么不往大的方面想呢?大多數人愛打小算盤,因為他們害怕成功,害怕做出決定,害怕取勝,這就使像我這樣的人占了很大的優勢”。

以下是特朗普和任正非各自詞典里的詞匯對比和區別。


這個詞匯表當然不一定完備,也不一定完全準確,但看過這個詞匯表就該明白,為什么寫華為的書那么多,卻沒有一本是真正沾邊和靠譜的。只不過是只要書是寫華為的就有人看。更重要的是,很多任正非詞典里的詞匯,特朗普可能根本就沒有對應的詞匯去理解。甚至有些詞匯是任正非因不便于表達而從來就沒從他口中聽到過,你只有讀完并且深刻理解任正非看過的書之后,從他的實際行為中才能理解這些詞匯的存在。如果你不精通戰爭和軍事理論,怎么可能理解任正非所思所想,怎么可能理解華為究竟想干什么?

任正非的確是一個擁有迷人語言藝術的企業家。如果你能理解他在極力模仿毛澤東的語言魅力,就會很容易理解他的很多剛開始聽起來有點云霧繚繞的語言真正含義所在。毛澤東的語言藝術常常會將極大的事情往極小的方面說,極小的事情往極大的方向說,正的事情反著說,反的事情正著說,壞的事情往好了說,好的事情往壞了說。面對當年全球令人恐怖的美蘇兩霸,毛澤東講: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螞蟻緣槐夸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現在因為形勢的變化,任正非頻繁地公開接受媒體采訪。但他很早時一再表示不愿見媒體,卻讓媒體人都知道他說過華為太渺小了,國家的紙張很貴,不值得浪費寶貴的紙張談華為的事情。讓全世界人都知道自己很低調很低調,你就該知道其高調到什么程度了。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資格談失敗,只有功成名就的人才有資格謙虛,只有賺到太多錢的人才會說對賺錢一點興趣都沒有。當華為銷售額登頂全球第一時,內部傳出的卻是一片驚恐的信息:大事不好,我們成世界第一了。面對今日泰山壓頂的美國動員全球對華為公司進行制裁,任正非說影響有但不大,今年華為的增長率可能會因此低于20%——請一定要注意只是一個1000億美元的公司增長率會低于20%。如果你能知道去年華為就低于20%(19.5%),是否會有被憋到說不出話來的感覺?如果你在看任正非接受央視采訪錄像之前,先讀一讀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將會更有效地理解他的萬丈豪情是什么: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任正非一再地感謝和贊揚美國的科技公司長期以來對華為的“無私幫助和貢獻”,并且一再提醒不要去罵美國公司,要罵就罵美國的政客。如果你聽到這些話只是感到他很仗義、而沒聽出溫柔語言之下令人震驚的殺氣,那你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任正非下一步準備干什么。



突襲、實力與交戰結果


在中興事件以表面上特朗普的奇跡般勝利之后,給太多人一個極為錯誤的印象——美國的芯片優勢具備壓倒性的控制力。事實上,如果人們能夠理解突襲型零傷亡作戰的基本規律就不會產生這種天大的誤解了。以突然襲擊的方式進行作戰,一個弱女子也有可能將一個拳擊世界冠軍打翻在地。但如果你真以為拳擊高手被以這樣的方式擊倒,就認為其實力真的不堪一擊那就大錯特錯了。當中興事件發生之后,在特朗普看來是其交易藝術的又一次勝利,他拿到更大的籌碼,讓對手心理上更多了一層壓力。但在任正非看來,實際的宣戰一旦開始,戰爭就毫無懸念地已經發生,并將持續到戰爭循環因果序列的終極。華為以及整個中國芯片業和軟件業已經進入戰爭動員狀態,這就使一年后才針對華為的制裁行動完全失去戰略上的突然性。

在開始對華為的制裁之前,美國又自作聰明地先通過加拿大扣留了孟晚舟,在特朗普看來這是先給華為來一個下馬威的又一次極限施壓動作。但在任正非看來,這是對手完全失去了戰役上的突然性,相當于讓華為提前進入一級戰備、所有子彈上堂、所有武器備足N個彈藥基數。

在孟晚舟事件上中國政府給加拿大強大的壓力,使其引渡的法律流程一波三折。在正式宣布制裁華為后,美國商務部發現很多中小運營商因不能得到華為供貨會產生嚴重問題,從而又莫明其妙地宣布給90天的緩和期。這又使美國的制裁完全失去戰術上的突然性。這等同于日本當年進行珍珠港戰役時先通知美國軍方將要發起攻擊,但給你們90天時間緩和期。如果是這種方式的珍珠港事件,日本海軍精銳一開始就將全軍覆滅、而根本不用再等到中途島戰役。

當針對華為的制裁完全失去戰略、戰役、戰術上的突然性之后,美國就會全方位地充分見識華為真正的實力是什么了。事實上,這樣的制裁如果在沒有獲得突然性的前提下,就是想讓中興認可美國的制裁也很難成功。如果中興事件發生時也可有一到兩年的緩沖期,結局會完全不一樣,況且是今天的華為。在沒有自身設備制造業保護前提下對華為發起全面進攻,就如同制空作戰的機群早已經在前期與對手的交戰中全軍覆滅,卻膽敢將全部家底押上,用沒有護航戰機保護的轟炸機群,去攻擊擁有無窮無盡最先進的防空導彈、最先進的制空隱形戰機機群,尤其是早已經盡知敵情、枕戈待旦的強勁對手。

隸屬深圳市南山區粵海街道辦的華野與中野等高達26萬的精銳集團軍群,已經足夠美國芯片業后背心發涼了。但在針對華野的戰役剛剛開啟的時候,特朗普居然又把戰線擴大到疆野、并且通過美國媒體透露有可能與杭州市濱江區西興街道辦的五個方面軍同時開戰。這種分散式的進攻歷來就為兵家之大忌,況且還在進攻時提前敲鑼打鼓地告知對手。中野與華野真會協同作戰嗎?別自作多情地想太多了,中華永遠是“友商”。但是,如果華野成功完成對芯片業的大舉進攻,橫掃乾坤,轉回手來中野將面臨什么樣的空前壓力就可想而知。因此,如果中野不乘勢加緊自研替代芯片的進程,未來華美之戰結束之日、就是中華決戰開啟之時。不會協同,勝似協同。

特朗普的決策班子根本沒清楚地想過,奧巴馬也曾對中國巨型機進行過高端芯片禁運,可是僅僅一年之后,即使業內人士也極少人知曉的SW26010芯片和神威太湖之光橫空出世,問鼎TOP500之首。

別把芯片想得太神秘了,華為、中興和整個中國都為此準備了20年左右的時間。如果還剩下什么沒突破的,那就差特朗普給個特別的機會冒出頭了。奧巴馬只是讓中國的SW26010芯片冒出頭,特朗普會讓中國所有潛伏在地道下、青紗帳、崇山峻嶺中的精稅集團軍群傾巢而出的。

特朗普把制裁當作交易,而任正非從一開始就已經被把這當作戰爭。況且在任正非的詞典里,但凡能被當作戰爭的東西,就不會被當作別的。交易與戰爭的根本不同之處在于:

交易要成功做下去必須雙方同意,卻可以單方面中止。

戰爭只要一方開打,另一方就必須得陪著打下去。但要和平,那必須得雙方都同意。

不要以為特朗普可以在極限施壓后能夠迅速變換身段,突然地靈活采取和解策略,對方就一定會跟隨。戰爭開始取決于特朗普,但戰爭已經開始,是否會結束那就得問任正非是否愿意了。

特朗普以為自己“Think big”,他卻不知道任正非所思所想比特朗普大上幾個數量級。特朗普只是要“讓美國再次偉大”,而任正非卻是要讓華為大到地球人難以想象的程度。2018年,華為銷售額7212億人民幣,約1000億美元出頭。就在2019年3月29日,任正非在華為消費者BG“軍團作戰”誓師大會上的講話中,定下華為5年后銷售額目標是2500億至3000億美元,是2018年的3倍,2萬多億人民幣。這是什么概念?全球電信運營每年資本支出約為2000億美元,相對很穩定。因為對電信運營商來說,穩定期的資本支出CAPEX基本是在總收入的20%左右。這里面還有很多基礎土建工程的投資,真正屬于華為等電信設備商可能參與的只有不到1200億美元(華為2018年432億美元)。華為就算運營商市場占有率做到極限,能到500億美元就已經是再難突破的天花板,這已經是超級壟斷的水平,保持這種水平不下降就不錯了。事實上華為2018年的運營商業務就是略有下降的。



2018年全球智能手機銷售額為5220億美元。華為513億美元,5年后目標為1500億美元。那么,剩下還有500億至1000億美元的目標用什么來填補?

2018年全球所有半導體銷售額4700億美元。這里面是包括了電視機、汽車電子等所用的一切半導體市場。有很多屬于純生產性質,華為不適合介入的低附加值市場。真正屬于華為可介入的通信業所涉及的半導體市場最多也就1000多億美元左右。華為2018年企業業務為744億人民幣,合109億美元。華為雖然已經涉入了PC領域,但遠遠連排行榜還沒進入,況且全球PC業本身就已經連續下滑了7年多,算是一個“夕陽行業”。芯片和企業的存儲、服務器、數據產品等就是華為未來最大的潛在增長點。當然,讀者或許對這個分析不一定認同,那么好,您可以仔細計算或討論一下,當華為增加這1000億美元的時候,是哪些行業和公司成為殲滅戰的打擊對象。

特朗普本計劃通過貿易戰將中國大量制造業趕出中國,但同時展開的科技戰結果卻很可能是讓美國的芯片業被趕出美國。2018年的中興事件時多少算是找到一點點鴻毛式的借口,但此次針對華的制裁,在孟晚舟事件等任何法律結果都沒有的情況下,僅僅以美國緊急狀態為條件,什么借口也不找就開戰,這使美國完全失去道義上的包裝,同時特朗普又幫華為卸掉了身上所有商業道義的責任,從而使華為可以放開手腳。另一方面,這也使人們對去年的中興事件可以有新的認識。最后的懸念不是華為會不會輸,誰到今天了居然還在討論這個問題,就表明其對芯片技術和戰爭形勢的判斷偏差甚至無知達到什么程度了。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剩下的唯一問題只是華為的殲滅戰打到什么程度、什么邊界才會收手。

當今世界已經是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既然如此,華為要追求的就不是看起來鼓舞人心,但卻是屬于防御作戰性質、以擊潰對手進攻為結局的上甘嶺戰役,而是率先發起進攻一方最終將全軍覆滅的孟良䓢戰役、突出部戰役、坎尼會戰。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全伍為上,破伍次之。這不意味著華為一定會去圍殲整個美國通信芯片業、達到“全無敵”的境界,而是對于美國芯片業來說必須面臨一個需要迅速做出的戰略抉擇:

到中國去、到歐洲去,到特朗普管不著的地方去。否則,唯一可以等待的結局就是破產倒閉。

更要命的是,就在華美之戰開打的同時,5月23日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訴高通公司壟斷案中,高通敗訴。高通壟斷行為業內早有流傳,這還在其次,既然已有美國法院法律上的結論我們當然就不好再多說什么了,但此時此刻真正的緊急狀態出現的時候,卻急忙著處理這個事情,不能不說美國政府和特朗普的心可是真夠大的!


延伸閱讀一:
央廣時評:任正非的底氣從何而來?

今天,任正非接受媒體采訪,回應外界關切。
上周,特朗普政府密集出招,從市場和供應鏈兩段對華為進行“圍堵”;隨后,谷歌公司宣布:終止部分和華為的業務,外界預測,這將對華為手機的海外業務影響巨大。
很多人都為華為捏一把汗。畢竟,華為再牛,不過一企業;而美國,是當今世界的無敵霸主,二者完全不在一個重量級上。要知道2003年的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美國打敗中東強國伊拉克,只用了25天!
這些年,被美國制裁的國際企業不在少數,無一不是忍氣吞聲乖乖就范。比如說,2010年2月,當時如日中天的日本豐田汽車爆出質量問題,豐田汽車總裁豐田章男被勒令去美國國會接受質詢,豐田章男不敢不去。他以最謙恭的姿態出現在美國國會,在盛氣凌人的美國議員們的輪番“炮轟”下,這位向來矜持的豐田汽車當家人不堪壓力,淚灑當場。
然而,華為不是豐田,任正非也不是豐田章男。雖然,特朗普政府把長期隱身幕后的任正非逼到了前臺;但是,任正非也“逼”特朗普不得不宣布美國處于“國家緊急狀態”。為了對付華為,特朗普可謂“使出了吃奶的力”。宣布國家處于緊急狀態以應對一個外國企業,這在美國歷史上恐怕也是“破天荒”的了吧。
強大如美國,居然以舉國之力,乃至調動全球的外交資源,只為對付一個中國企業,這是華為的不幸還是華為的“榮幸”?這究竟是體現了美國的強大還是折射出美國的脆弱?
我們還是來回顧一下,在今天的記者會上,任正非回答記者的那些精彩觀點吧:
——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我們一年前就受到美國實體管制了。大家要罵就罵美國政客,這件事不關美國企業什么事情;
——我們犧牲了個人、家庭,是我們為了一個理想,為了站在世界高點上,為了這個理想,跟美國遲早就是會有沖突的;
——華為的5G是絕對不會受影響,在5G技術方面,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華為;
——美國科技深度和廣度上還是值得我們學習,很多小公司產品超級尖端;
——華為公司不會出現極端斷供情況,已經做好準備了;
——歐洲跟我們溝通很密切;
——我們的量產能力還是很大的,并沒有因為美國的禁令下來我們就沒有量產能力了,我們的增長速度不會太大,也不會像想像中的那么慢,我們一季度是39%,但不會負增長;
——別瞎喊口號,別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
自信,理性,睿智。今天的任正非一如既往,還是那么淡定。
任正非的底氣從何而來?
其一,源自對道義公理的清醒認識。
任正非今天說:“歐洲跟我溝通很密切”。這句話信息量很大。
華為站在道義的高地上,因為它是無辜的。雖然,特朗普是以“國家安全”為借口封殺華為,但全世界都知道,他完全是在自說自話,全世界都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華為的系統存在安全問題。特朗普政府“犯渾”,全世界不可能都跟著他們一起“犯渾”。包括英、德、法、荷、加、日、新西蘭等美國的傳統盟友,都以各種方式消極應對甚至公開反對美國的禁令。其它國家更是“以腳投票”,直接加入華為的用戶陣容,今年一季度,華為銷售增長39%。
其二,源自對利益關系的清醒認識。
華為是高通、博通等美國知名芯片企業的大客戶,是它們的“上帝”,從商業邏輯上,它們和華為屬于同一個利益共同體,它們沒有任何理由和動機由得罪華為,因此,任正非今天反復強調,要把美國政客和美國企業區分開來,”要罵就罵美國政客,這件事不關美國企業什么事情“,他還贊揚了蘋果手機,表示想繼續購買美國的芯片。“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任正非對此心知肚明。
任正非的判斷是有依據的。有報道說, 2018財年年度財報顯示,華為在美國的主要供應商中,高通在中國(包括中國香港)的收入為15.14億美元,占比總收入66.64%。美光科技中國區收入為17.35億美元,占比總收入57.11%。英偉達2019財年財報顯示,其中國區(包含香港)收入為28.01億美元,占比23.9%。
對這些企業而言,對華為停止供貨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很可能永遠失去華為這個大客戶,很可能永遠失去中國市場,甚至可能破產。這些企業會愿意嗎?當然不會愿意。他們都是因為特朗普的“強拆”而不得不和華為“分手”的,和華為一樣,都是受害者。他們一定會利用各自的影響來修正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在特朗普政府宣布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以后的第三天,特朗普政府又宣布“緩期90天執行”,其中緣由,值得玩味。
三、源自對自身實力的清醒認識。
打鐵還得自身硬。任正非今天說:“華為的5G是絕對不會受影響,在5G技術方面,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華為”;“ 華為公司不會出現極端斷供情況,已經做好準備了”;“華為不會出現負增長”。雖然這兩天有不少所謂專家紛紛發表觀點,分析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對華為的影響如何大,華為的“備胎”芯片如何不靠譜,華為的“凜冬將至”,等等,這些觀點,顯然和今天任正非的觀點南轅北轍,對于我等不懂通信技術的吃瓜群眾而言,是愿意相信這些專家?還是愿意相信任正非?至少,我是愿意相信任正非的。
華為的競爭力在于產品的高性價比。任何一個國家的電信運營商都沒有理由拒絕最先進的技術,因為新技術直接關系到自己的用戶體驗,尤其是當新技術的使用成本也非常有誘惑力的情況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了。
發達國家的電信公司基本上以民營企業為主,政府,可以強迫企業棄用“價廉物美”而選用“質次價高”嗎?難——敷衍一下是可以的,落實到位是很難的。
美國和華為之間的這場“不對稱戰爭”何時結束?任正非說,這要問特朗普。其實,在我看來,特朗普的壓力比任正非更大。
美國對華為斷供芯片的信息傳出,中國芯片制造企業一片歡呼,因為,他們恍惚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蛋糕在等著自己去爭搶。過去,由于美國的芯片制造企業太強大,中國芯片企業沒有機會,現在機會來了,他們怎能錯過?昨天,一個芯片企業的高管告訴我,也許只需要兩年,中國芯片企業就可以趕上高通。
我們想象一下,如果兩年以后,華為繼續屹立著,中國的一批芯片企業茁壯成長起來,高通等一批美國知名芯片企業卻因失去中國市場而風光不再,這時,特朗普將作如何收場?(作者:彭小毛)
延伸閱讀二:
任正非動員令:投降沒有出路,堅決不做亡國奴!
]在華為內部2018年IRB戰略務虛研討會上,華為總裁任正非說:“投降沒有出路,從來亡國奴就是任人蹂躪。華為整個公司嗷嗷叫,不怕誰。我們有能力自己站起來,不做亡國奴。”

在會上,任正非要求做好三個戰略準備:一是重視體驗,以商業需求曲線和技術生長曲線疊加的最大值作為戰略目標,視頻技術將遠遠超過人眼需求,是一個戰略城墻口;二是每條戰線要收縮一些邊緣性投資,在關鍵領域加大投資,避免生命線被卡住;三是現在和美國賽跑,到了提槍跨馬上戰場的時候,現在美國排外會有一大批科學家離開,我們要改變用人的格局和機制,敞開心胸,容納人才,“他們想在哪,我們就安置在哪”。


——題記



任正非最新講話:投降沒有出路,到了提槍跨馬上戰場的時候!
一、重視體驗,以商業需求曲線和技術生長曲線疊加的最大值作為戰略目標,并隨時間漂移。

我首先要問一個問題:人們對圖像的欣賞,需求是什么?如果我們公司將來做出比眼睛好得多的鏡頭,而其他公司能做出和眼睛一樣好的鏡頭,兩者之間的銷售價格差別有多少?答案是幾乎沒有價格差,因為人們只需要眼睛看得好就行了,感受是一樣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付出的努力,和小公司拉不開差距,我們的商業結果可能會出問題。因此,不要以純技術為導向,還需要有商業視角,我們一定要有商業和技術兩條軌道。但不反對科學家有更高的目標,他的探索可以沿途下蛋,催各類產品的產生,以及生產品水平提高。

基于技術趨勢度曲線,視頻技術在這個曲線上有一個點,是人類最佳觀景點,再往后視頻技術遠遠超過人眼需求,對工業、對科學是有意義的,但是人們的大眾需求在最佳觀景點已經滿足了。外部的科學家要做到比人的眼睛好得多,手機一照月亮,嫦娥喝的什么酒都能照出來,我支持,那是科學家。但是作為商業專家,應該有一個邊界。我同意多路徑進攻,進攻后找到一個最佳,這樣就在技術領域鎖定了邊界。找到這個邊界,我們就把戰略力量聚焦在商業需求曲線和技術趨勢曲線重疊的最高波峰點上。當然這個點也隨技術進步、商業需求變化而變化的。外延的部分我們應該去增強,可以和大學教授合作。

我們在探索未來的過程中,跑得快是需要的,但是一定要找到我們的戰略城墻口在哪里。選擇戰略城墻口的時候,應該要找到商業需求和技術價值兩個曲線,兩個曲線疊加的最大值就是我們公司的奮斗目標。我們走過了人們的最佳技術需求點,還在往前走,而且投資極大,優秀人員投入也極大,在我們探索沒有產生巨大商業價值的時候,很容易被小公司掏空。

為什么我們的設備在有的地方賣的不好呢?我們做的4G設備是豪華版,適合于英國、日本和發達國家。把這些設備賣到非洲去,說我們的東西好得很,沒有體現出來我們比友商好多少,客戶無法感知到差異。網絡不好,客戶的體驗也不好,我們的BG專家、GTS專家應該幫助客戶搞好網絡,搞好就有競爭力了。現在我們公司各個體系都不夠重視體驗,所以這次在組織優化時,我把相關部門都叫做首席體驗部門。做戰略規劃首先是體驗規劃,規劃的戰略自己沒體驗,戰略怎么能落地得了呢?質量與運營部也改名叫質量運營與體驗部。

任正非最新講話:投降沒有出路,到了提槍跨馬上戰場的時候

二、控制橫向擴張,聚焦攻破城墻口,做好充分的戰略準備。

我們現在面臨的現實,和美國的關系可能會出現比較緊張的一個階段,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投降沒有出路,從來亡國奴就是任人蹂躪,我們不會愿意甘做亡國奴。因此,每條戰線要收縮一些邊緣性投資,同時在關鍵領域加大投資,避免生命線被卡住。

現在每個產品線都很興奮的橫向擴張,我們這么大的平臺去做一個雞頭很容易,雞頭對戰略沒有意義,會削弱進攻主戰場的力量。我們要堅持不在非戰略機會點上,消耗戰略競爭力量。公司這些年在運營商業務上管得嚴,希望運營商逐步收縮,不要去做一些雞頭。企業網也要控制自己的橫向擴張,收縮到合理水平,聚焦攻擊,做充分的戰略準備。我們在發展過程中,強調終端公司要自己保障自己,因為終端公司可以完全保障自己。

三、敢于用人,加強新鮮血液循環,讓組織充滿活力。

以前研發是上面一個小金字塔,下面一個大金字塔,重產品開發,不重理論形成。現在炸開金字塔,上面喇叭口放大一些,下面喇叭口不壓縮,但要加強新鮮血液循環。永遠是長江后浪推前浪,研發體系一定要加強新陳代謝,加強人員輸出。輸出的老研發人員和高級干部,他們有豐富的經驗,這些經驗在其他一些崗位上能起很大作用,不能一邊把有用的人裁掉,一邊從社會招人重新培養,總干部部要把干部的調整和循環這項工作做好,保證讓我們的組織輪換起來,充滿新鮮血液,讓組織充滿活力。

近兩年來,很多部門開展了自我批判,第一個自我批判的部門是財經。財經的經線管理很好,緯線管理不夠好,那么屁股就要往下坐。

研發體系用人千萬不要護犢子,千萬不要寧可大家工資低點也要保留人,這樣就不能讓優秀的種子脫穎而出。有些不太合適的員工換到另一個崗位可能還是優秀員工,從公司出去的員工還有擔任上市公司CEO、CFO多得很。這次研發體系破格提拔單板王,被我退回去三次,提得不夠,沒給后面的人留有空間,最終報上來的一些單板王還是18C。我們一定要敢于拉開差距,火車頭就是要拉開差距。優秀人員要加快提拔,主力作戰部隊允許年輕化。

現在我們和美國賽跑,到了提槍跨馬上戰場的時候,一定要把英雄選出來,沒有英雄就沒有未來,英雄犯錯了就下去,改了再上來。我們一定要改變用人的格局和機制。我們要敢于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我們的唯一武器是團結,唯一的戰術是開放。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有一次人才大遷移,是300萬猶太人從蘇聯遷移到以色列,促進了以色列的高科技發展;現在美國這么排外,又有一大批科學家也會離開美國,好在我們在世界各國都有科研中心,他們想在哪,我們就可以安置在哪。要敢擁抱這第二次人才大轉移,我們又有錢,又有平臺,為什么不能,為什么要錯過天賜良機?我們才能獲得對未來結構性、思維性的突破。小家子氣是交不到朋友、學不到東西的。

我們一方面要在內部識別合適的人做合適的工作,另一方面也要對優秀的人給予肯定,不要論資排輩。我們在硬件領域好一點,在軟件領域更要講質量管理,寧可讓考核罵,也不要在用戶側體驗不好。軟件在華為為什么不成功,要考慮人力資源機制,不能完全怪員工。

我們公司整體情況是好的,整個公司嗷嗷叫,不怕誰。我們有能力自己站起來,不做亡國奴。大家要不斷研究,加強國際交流,不斷開放思想。我們只有敢于敞開心胸,容納人才,我們才有未來!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浙江麻将怎么玩 九乐棋牌下载网站谁有 山东11选5走势图-top10遗漏 888棋牌金花怎么举报 大乐透定位选号技巧公式 吉林十一选五即时开 澳洲幸运8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广东新11选5走遗漏 股票融资融券成本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